您正在瀏覽位置: 751時尚資訊網首頁 >> 設計師 >> 正文
于惋寧
來源:本站時間:2019/4/25 10:14:00

于惋寧工作室 Evening Fashion Gallery 內景

    “我不是逗逼,也不是黑色幽默愛好者,但我選擇一邊玩著樂高積木,一邊樂呵呵地活著。”

    有時候,不是人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是人群中有那么一類人,從始至終都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從冗長的灰色歲月中,投射出一抹光,守住了自己也守住了夢想。

設計師于惋寧

    幽默也不幽默

    選擇做一名時裝設計師,于惋寧說是一個水到渠成的事情,并沒什么特別大的企圖心。

    她成長在一個不折不扣的文藝之家,爸爸擅長小提琴和二胡,平時練琴時,于惋寧就坐在一旁,讓古典之樂清風徐徐貫入耳中,“想必對優雅的喜愛就在那時形成的吧”,她自己這樣解釋。

    媽媽是職業畫家,對事物的品味極好。據于惋寧說,母親是純粹的視覺動物,可以把全部的錢拿去買一件心儀已久的衣服,很是瘋狂。“雖然小時候,媽媽作畫的時候,總說一些構圖與色彩的理論,聽不太懂,但其實并不妨礙藝術的萌芽滋生。”

2017SS Runway

    不可否認,從小的藝術熏陶對于惋寧日后的設計風格也帶來了一定的影響。

    在央美學習時裝的她,一畢業就與藝術家趙半狄合作,其作品在巴黎時裝周期間展示,讓她名聲大噪。這個時期的于惋寧,更像個藝術家,不斷地參與到各類藝術設計項目之中。2010 年,個人時裝品牌 Evening 在北京創立之時,她已然是國內最受矚目的設計師品牌之一。

    問起什么是她個人的設計風格時,出人意料的是,她說是高級的幽默感。

2015FW Runway

    “我喜歡從細碎日常生活中的一切提取靈感。2015 秋冬系列一直讓我印象深刻,它就是以“沙發”為靈感的。當時我是這樣想的:自己懶散地窩在家中沙發上,很舒適地放空自己,任何思緒漂浮,偶然想到了回家的路上,路邊有一個被遺棄的舊沙發,舊舊的,臟臟的,那么有吸引力。”

    于惋寧就這樣,把簡單的意象創作出極富張力的系列女裝。她把沙發的“進深”感,化用到了服裝的廓形和結構上,比如袖子上的“臺階”結構,胸部和肩部的“凹凸”質感,都在一定程度上模擬了沙發的“進深”結構和靠背、扶手的造型。

    她眼中的,高級的幽默感也許就是指,尋常的事物在有心人作用下,衍生出有用于人類生活又極富美感的產品。

2018SS Runway

    以“睫毛夾”為主題的2018春夏系列,是另一個“高級的幽默感”佐證。

    這一季她通過自己的體驗,將夾睫毛時的痛感和危險感融入系列,無論是睫毛狀的印花,還是織物的毛絨手感,都顯露一種詼諧的調子。

    “你想象一下,自己手持著刑具一樣的睫毛夾漸漸貼近眼瞼的過程中,手心會不會感到微酸并出汗?用睫毛夾夾眼睫毛的瞬間,會不會痛?夾到眼皮,用過力而拉出睫毛,會不會痛?”

2018SS Detail

    于惋寧說她希望自己的品牌是一扇門,自己可以通過設計和品牌的這一扇門,通往更廣闊的世界。于她而言,這個品牌是個人的延伸,而不是枷鎖,所以她希望能以生活中最了解、最親密、每天身在其中的東西作為靈感來源,發現更多的自己,同時也向人們傳遞一種生活哲學。

    “從忙碌緊張的生活中,不要忽略那不經意間的幽默與愉快。”

2018SS Runway

    自由也不自由

    水瓶座的于惋寧,自稱有自由和不自由的一面。

    自由是指:在于惋寧的生活中一直會有文藝的氣息存在。在讀書的那段日子里,她浸淫在央美的藝術氛圍內,一路結交朋友,畢業了她也把工作室選址在798藝術區,時刻感受著時裝設計給她帶來的美好。

    “每天十點左右到達工作室,開啟一天的工作。不過,與其說是工作,不如說是一種工作狀態,因為大家還說蠻慵懶的,各有各自的方式方法,我也不是什么獨裁者,有好玩的事情大家一起聊聊,也挺有意思的。”

于惋寧的偶像之一著名建筑師貝聿銘

    不自由是指:于惋寧不希冀局限于時裝這一載體內。走過這些年,她深知它的優勢與劣勢,也知道作為一個時尚品牌,應該如何延展文化價值,但在她心中,她一直把時裝當作一種軟雕塑來看待。

    “我床頭的書籍是一本《貝聿銘全集》,對我的幫助很大,打開了我對空間和維度的思考,移動的時裝其實是一個三維的軟性建筑體,它與生活在其中的人,共同形成一個富有生機的有機體。”

    面對Z時代互聯網的大浪潮,于惋寧也是一個對此有嚴肅思考的人。

    她認為,互聯網對時尚產業的影響毋庸置疑。一方面,購買方式確實發生變化了,只要有一部分手機,人們便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地方購買任何商品,這無疑拉近了空間的距離。但另一方面,沒有了面對面的接觸,人們都沒有機會親手摸一摸面料的質感,沒有和專業顧問之間的熟絡溝通,這么一看,距離似乎又拉遠了。

    “也許在自由和不自由之間,總有一種平衡吧。”

設計師于惋寧曾在與導演 Cloe Dong 合作的短片

《The Sun Smells Too Loud》

    設計師希望借由鏡頭去展示這個系列有關人類對自己身體的親密程度的思考。

    好奇也不好奇

    問及什么人會購 買Evening 的時裝,于惋寧一點猶豫都沒有,直接脫口而出,“富有好奇心和想象力的人。”

    繼續追問,為什么會有這么清晰的人物輪廓,她寥寥幾句就把邏輯說得通透,“你想,雖然設計師品牌還屬于小眾市場,但如果一個人已經有主觀意愿尋求這樣的設計,那就說明主流的設計無法滿足他的需求,說不定,他就想來點不一樣呢。”

    單一觀念無法適應這個時代,這是于惋寧所堅持的。

2016SS Runway

    她說,她所表達的 Evening Girl 必須是對事物富有好奇心的。這樣的女生應該是自然、大方,注重實穿、舒適、低調,卻絕不能舍棄別致與獨特的個性。

    “我是個挺有好奇心的人,本能地認為各個門類的設計都挺有意思,我都想去涉獵,并不一定非得做衣服。說實話我并不太懂市場,數據也不大會看,一直用直覺做理想中的時裝。只是沒想到市場反響不錯,接受個性化、獨立設計的人原來比我想象的多很多,并且越來越多,于是就抱著這一點突如其來的責任心,專心地做一名職業的時裝設計師。”

    大眾對設計師品牌的歡迎程度,確實在近幾年有了本質上的變化。

2016FW Runway

    市場在進一步細分之后,小眾審美一步步引領大眾趣味的商業模式,再也不是天方夜譚。

    但作為設計師,于惋寧對此也有著更深層次的考量。

    “這一階段的中國設計很豐富,大家都各有風格,并且都在很努力的鉆研,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現象和環境。但如今中國原創設計,尤其是獨立設計,究竟能做多大、走多遠,尚且是未知的問題。”

    于惋寧坦言,自己有時也是倍感焦慮的。

    在她的認知中,獨立設計之路才剛剛開始,但最終能否擴大到相對大眾的品牌,這需要順其自然,也需要時間的積累與歷練。自己能把控的是,專心把設計做好,在品質、工藝上下工夫,至少對得起購買品牌時裝的消費群體。

    “如若把注意力過分放在擴大市場上,我覺得是個誤區。”

    十問 EVENING

2018FW 靈感來源之一

藝術家 Louise Bourgeois 作品

    Q:哪些事物可以激發你的靈感?

    A:日常生活細節的觸動成為我源源不斷的靈感。我生活在城市,從城市生活中汲取靈感,放大生活細節帶來的強大感受力。

    Q:最近一次的靈感來源是什么?

    A:是對一個奶嘴引發的思考,18 秋冬系列《巨嬰》的靈感來自嬰兒用品。作為成人的我們,其實不需要等到下一次旅程去重新拾起最初的自己,在平常歲月就要像嬰兒一樣放肆的給予,放肆的索取;亦像情緒的噴槍,想笑就笑,想哭就哭。

2018FW Campaign

    Q:你的審美取向是怎樣的?

    A:審美取向很難評價,即便是在面對自己的時候。我時常形容自己是一個復雜的球體,我迷戀強光中的灰塵,喜歡遼闊空曠,看見密集的圖案會很興奮。

    Q:你最希望誰能穿上你的設計?

    A:沒有特別的期待,希望把期待留給想穿的人。

    Q:在你直覺化的設計中,是否存在鮮明的標簽呢?

    A:線條是我百玩不厭的元素,直線、曲線可以變幻出無窮的豐富,它高度的靈活性,能夠把有形、無形的東西勾勒到一起,這也是抽象和具象之間一條重要的通道。

2018FW Lookbook

    Q:你通常如何度過一天?

    A:上午我會去工作室工作,通常都不會熬夜。我希望我的整個團隊都能保持正常上下班的時間。

    Q:工作之余,你喜歡做些什么?

    A:我最喜歡做的事情是發呆。

    Q:你的制服是什么?

    A:寬松的大襯衫。

    Q:請列舉生活中最不可缺少的五件物品?

    A:雙肩包,植物,床,燈,唇膏。

    Q:如果用動物比喻自己,會是哪一個?

    A:懶洋洋的一只貓。

2018FW Campaign



評論表單加載中...
正在加載評論列表...
浙江快乐彩12选5开奖